第41章 东宫班底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朱标安静的站在外面,隐约能听见里面册封群臣的声音,现在都还是册封官职,爵位还没有册封,毕竟徐达还领着一大群将帅北伐…

    过了一会,就有太监恭敬的走出来“圣上口谕,宣太子进殿!”

    朱标伸手紧了紧勒在下巴上的黄色丝带,他的头上戴着冠冕,上面配有两条花丝金龙,两条龙身上镶嵌着猫眼石四块,黄宝石四块,红宝石十块,蓝宝石十块,珍珠九颗!

    朱标一脸庄重的走进了奉天殿,在百官的躬身退让之下,从文武官员的中间缓步走到最前方,恭敬的跪了下去,“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元璋看着自己的太子,笑到“起身吧!”

    然后就示意礼部尚书宣读他早就拟定好的圣旨,礼部尚书躬身出列,然后走到前,向皇帝躬身后,面对着群臣“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朕之嫡长子朱标,天资粹美,系我大明太子,为国之储君,朕令命詹同考历代东宫官制,并选拔功勋道德老成者兼领东宫,辅导太子。”

    “朕命左丞相李善长兼太子少师,右丞相徐达兼太子少傅,中书平章录军国重事常遇春兼太子少保!”

    “右都督冯胜兼右詹事,中书平章政事胡美、廖永忠、李伯升兼同知詹事院事,中书左、右丞赵庸、王溥兼副詹事,中书参政杨宪兼詹事丞,傅瓛兼詹事。”

    “同知大都督康茂才、张兴祖兼左右率府使,大都督府副使顾时、孙兴祖同知左右率府事,大都督府事吴祯、耿炳文兼左右率府副使,御史大夫邓愈、汤和兼谕德,御史中丞刘基、章溢兼赞善大夫,治书侍御史文原吉、范显祖兼太子宾客!”

    朱标领着一群大臣跪下谢恩,上面的这些人从这一道旨意后就被打上了属于他的印记!

    这就是史上最豪华的东宫集团了,因为这就是朱元璋自己的班底,开国太祖的文武班底!

    等朱元璋让他们起身后,由李善长领着东宫臣属向朱标行礼“臣等参见太子殿下!”

    朱标抬手就让他们起身,然后自己就恭敬的退到一旁,朱元璋开始对职务的细分。

    朱标这时才来得及会想自己的臣属“李善长不用多说,徐达居然被封为右丞相!看来这就是父皇要用武官制衡李善长为首的文官了,但相必也有文官制衡武官,朱标看了一眼李善长身后的刘伯温…

    朱标摇摇头,这些还不用他管,只是自己的这些班底虽然豪华但却都是些骄兵悍将啊!

    不多时朱元璋的第一次朝会就结束了,其实也就是过过形式,正式的处理公事应该是下次朝会了。

    等朱元璋走后,一帮大臣瞬间挪移到了他的身边“殿下臣为东宫中书左丞,殿下臣为东宫同知…………

    朱标友好地跟自己未来的臣属们交流了一下,等人群散去朱标回想了一下,刚才没有来的人。

    李善长是第一个了,不过朱标也早有预料,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都是东宫官职,均负责教导太子。

    但更多的是名义上的,毕竟也不可能真的让太子太师李善长教他学问,太子太傅徐达教他军法,太子太保常遇春贴身保护他的安全。

    朱标走出奉天殿,就往坤宁宫走去,想来自己老爹肯定在哪里了。

    刚走一半就有宫女来请,等朱标走进坤宁宫,就看见了朱元璋跟马皇后在争论着什么,朱标一挥手。刘瑾就领着宫女下去了。

    朱标走上前就听到朱元璋大声的说道“朕辛辛苦苦打下的天下,不就是为了子孙后代能够享福!”

    马皇后说道“那也不应该定下这样的国策,皇上!重八!你不能只顾眼前啊!”

    朱元璋还是不服气“撑死他们能吃多少!”

    马皇后还是在劝他,朱标听了一会就明白了,朱元璋自小孤苦,尤其渴望亲情,所以打算定下国策,给予了皇族优厚的待遇。

    首先一条就是皇族以后都不用上班,而这些人都由国家财政来养,地方皇族由地方财政开支。而不上班的皇族,朱元璋给他们定的工资级别普遍是一般官员的8倍左右!而且,没有人数限制,只要是皇族,都按级别领薪水,从10岁就就开始领取,直到死亡。

    除了高额的薪水外,朱元璋还想到了生老病死,他规定,皇族生病了,公费医疗,太医伺候,皇族长大成人娶妻了,由国家拨款,给其分配房屋,田地,嫁资,服侍等。

    皇族子孙死了,会得到一笔十分雄厚的丧葬费,足够办一场奢华的葬礼。

    因此,在不上班,靠人头领工资,还什么都可以报销的情况下,最后皇族只剩下一件事,那就是不断的娶老婆,小妾生孩子,甚至是比赛生孩子,据记载,当时生儿子最高记录是运城王府,生了100多个儿女,而他的儿子也特别能生,都是几十个,几十个的生。

    朱标知道明朝中期,很多省一年的财政收入已经养不起在本省的皇族了,到明末,皇族人口超过100万,巨大的开销是压垮明朝财政的最重要原因,明朝末年灭亡也有一条在于养皇族成本太大了!

    朱标走到朱元璋的身后,按着他的肩膀说道“父皇,儿子明白您希望我朱家的子孙过的好,但是父皇,您还记得在我小时候您教导的事情吗?”

    朱元璋一听儿子也站在老婆那边就皱紧了眉头“咱也是为你的子孙打算!你小子又想怎么帮你娘说话!”

    朱标笑着回答道“父皇贵为人间至尊,口含天宪,言出法随!若是母后说的没有道理,您又怎么会在这里跟母后争辩呢?”

    马皇后看儿子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就安稳的喝口茶水“你父皇就是这样!明明知道不对,却还是要做!”

    朱标赶紧说道“母后,父皇自然有父皇的考虑!只不过父皇感念创业艰难,不舍得子孙在受苦了而已。”

    看着两位大佬都缓和了下来。朱标才开口说出自己的观点“父皇在儿臣小时候就经常教育儿臣,不可学前朝贵族子弟的作风,他们为非作歹,强占民田,奸女,勾结官府,聚敛钱财!

    朱元璋低声说道“咱的儿子们段不至此!”

    朱标点点头“他们在父皇面前自然只是儿子,但出去了可就是天潢贵胄的帝子了!”

    朱标接着说道“那怕是儿子这一代,包括下一代父皇都能管教,但往后的呢?

    …………

    随缘更新(′▽`)莫名的想码字了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