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太子东宫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朱元璋叹了口气,他是从哪个时代爬出来的,自然知道那些官宦子弟的做派“你们不用在劝了,又不是以后不能改,最起码咱得看到孙子们一辈子衣食无忧!”

    朱标摇头笑了起来,自己老子的意思很清楚了,这件事他不管,以后等朱标继位了自己去改!反正这个好爹爹好爷爷他是当定了!

    朱标也无所谓,以朱元璋的性格,他继承大统后要改的东西多了,现在只要能劝住朱元璋不要立下死规矩就行!

    他身为人子是不可能亲手推翻自己老爹定死的国策,那样做了就是不敬先帝!就是不敬太祖!就是不孝!

    哪怕有千种好处,万般缘由也难当天下文臣士子的笔墨!

    朱标跟自己母后对视一眼,都感觉到了以后这种事恐怕是要经常发生了。

    然后一家人就安稳的吃了一顿饭,朱标起身向父皇母后告辞,施施然的回到了东宫!

    东宫是个统称,里面包括了很多宫殿,太子真正居住的是承乾宫,取“顺承天意”的寓意。

    承乾宫为两进院,正门称承乾门,向南而开。前院正殿即承乾宫,面阔5间,歇山式屋顶覆绿琉璃瓦,飞檐各安走兽5个。

    檐下施以单翘单昂五踩斗栱,以龙凤和玺彩画装饰。室内方砖墁地,天花彩绘双凤。殿前有宽敞的月台,天朗气清之夜,太子可以在此处赏月。

    东西各有3间配殿。后院正殿有5间,两侧配有耳房,东西还有配殿各3间,西南角还有一座井亭。

    朱标看着随着他路过而单膝跪地的皇宫禁卫们着实有些眼馋,可惜他不像唐朝太子有东宫六率。

    皇宫内有亲军都尉府(锦衣卫),旗手卫、金吾前卫、金吾后卫、羽林左卫、羽林右卫、府军卫、府军左卫、府军右卫、府军前卫、府军后卫、虎贲左卫这些护卫,是属于皇帝的嫡系部队,都是从军中百里挑一选出的好手。

    朱标摇摇头就回了承乾殿,里面云锦领着暖玉大小双儿和一大群宫女太监迎了上来。

    朱标看着他们跪倒在地,高声问安“奴婢等恭迎太子殿下,殿下万福金安!”

    朱标抬手,看了眼人群大概有四五十人“起来吧!以后侍女绣女等都归云锦管,宦官厨子等都归刘瑾管,散了吧!”

    朱标知道这还是地位较高的才有资格来拜见太子,估摸着整个东宫还有近二百人到处忙碌,只为了伺候他一个人。

    云锦跟刘瑾都去安排东宫上下的内务,暖玉根大小双儿跟着朱标进了承乾殿,里面已经有六个侍女在侯着了都是年轻貌美的小姐姐,各有特色,朱标回头一看暖玉,就见她满脸的委屈“都是云锦姐姐挑的。

    朱标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那几个侍女都赶忙低下头,一瞬间就明白了以后要恭敬的对待这个暖玉!

    朱标懒得理会她们,他这个人心性有些薄凉,也就是这四个从小伺候他,总归是有情分的,如果真的有人敢耍阴私手段对付她们,朱标不介意弄死几个正一正风气!

    环顾了一下四周,新建的宫殿贵气堂皇,四周都是雕刻着各种龙凤图案,一些装饰都是特供的东西。

    高大的四根盘龙殿柱支撑着大殿,六层台阶之上有一个书案座椅,那就是他的专属座位了,除了他跟皇帝外,谁坐都是死罪!

    朱标慢慢的走上了上去,暖玉她们都停在了下方,注视着他一步一步的走上去,明黄色的身型越来越高。

    朱标转身坐下后扫了一眼空旷的大殿,出来几个侍女外空无一人,显得有些寂寥。

    朱标坐了一会就起身到了后院,倒是跟吴王府差不多,到了西南角还有一个井亭,亮红色的亭子中间有一口水井。

    朱标让人打出一桶,还不等他喝下,刘瑾就急跑过来,告罪后直接喝了一口“爷,奴婢一会便安排人昼夜看守水井!”

    朱标摇摇头,不过也没在意,倒是觉得自己没有给刘瑾起错名字,果然够谨慎!

    他这些年也看了,刘瑾这个人不错,知尊卑明进退,而且万事小心谨慎,除非是执行朱标的命令,否则对谁都是恭敬有礼。

    这些年他给的赏钱刘瑾自己没花多少,大半都给他跑腿用掉了,剩下的就是攒着给云锦暖玉她们生辰的时候送点小礼物。

    朱标看他感觉了一会确定自己没事后,亲手打出一桶水,盛了半碗双手递到他面前“爷,这水凉,您喝一点就成,若是您喜欢,奴婢晚上用这水给您泡茶。

    朱标接过喝了一口,吐了口气“刘瑾,你最近多打听打听名医的事情。”

    刘瑾吓了一跳问到“爷,您身体不适?奴婢这就去请太医!”

    朱标赶忙说道“我身体没事,前天王太医不是请过脉了,是有其他事!你去办就对了!”

    刘瑾一听不是自家太子爷的事情,一下就放松了“奴婢知道了,一会就安排人去打听名医的消息!”

    然后刘瑾又说道“爷,您已经是太子殿下了,应当改自称了。”

    朱标一愣,这么多年自称“我”真是习惯了,也真是怪不得父皇还是自称“咱”!

    朱标笑了笑“是应当改了!”

    刘瑾一听就弯腰接口说道“奴婢已经去请教过了,您为东宫之主,应当自称“本宫”!

    朱标一听就乐了“你这比本宫还上心呢!”

    刘瑾笑了笑说道“按理您也可以自称本王,但是毕竟还没有封王,至于奴婢觉得殿下称“孤”有些不妥。”

    朱标也是点点头,别朝的皇子大多是先封王再封太子,自然是可以自称本王,但是他却是跳过了封王,直接就是太子了。

    至于称孤道寡,那纯粹就是皮痒了,父皇母后健在他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自称“孤”,怕是老朱都得揍他了。

    自称“本宫”虽然感觉有些娘,但是也只能如此了。

    …………

    有是被迫营业的一天(′?_?`)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