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唇亡齿寒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朱标眉头紧锁盯着面前的地形图,事情不可能如此简单,北元太子派来的使者就跟没有脑子一样,明摆着就是要拖住他。

    朱棣看了好一会也疑惑的说道:“他们到底在想干什么,等宋国公扫荡完燕云之地,北平就是一块飞地了,到时候他们连一口粮食都运不进来啊?”

    朱标转身坐回座椅上:“老四你去叫沐英过来!”

    朱棣应诺而去,朱标靠在椅背上默默的盘算了一下“北元残余不少,但是有能力参与这种局面的屈指可数,而且都离的很远,能快速给他致命一击的也只剩下山西王保保了。”

    不一会儿朱棣就领着沐英进来了,朱标直接吩咐道:“徐帅应该已经到了,你领人速去山西,探查王保保的行踪,若是王保保还在山西,就请中山王密切监视,若是王保保不在,立刻请中山王派骑兵过来支援!”

    沐英一听就知道此事十万火急,立刻领命而去,朱棣则是走到朱标身边问道:“大哥,王保保不是与他们的太子已经反目成仇了么,怎么还会合作?”

    朱标说道:“唇寒齿亡,北元已经到了不得不团结的时候了,他们现在就想一举歼灭我们这三十万人,然后固守燕云十六州,等到恢复元气在南征马踏天下。”

    朱棣冷笑一声说道:“他们内部争权夺利至今都没有停下,拿什么恢复元气。”

    朱标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是啊,外贼难御,家贼难防啊!”

    朱棣小脸一黑,说起这个你拍我肩膀算什么!

    朱标笑着说道:“去请诚意伯过来。”

    朱棣无奈的点点头,只能接着跑腿了。

    刘瑾给他端上一碗鸡汤:“爷,您劳心劳力的,快喝着鸡汤补一补吧,奴婢只加了几根参须!”

    朱标也是来者不拒,喝了一碗参须鸡汤后感觉胃里舒服多了。

    这时候刘伯温也走了进来,向朱标行礼后就坐到了一旁:“殿下可派人去山西了?”

    朱标点点头说道:“诚意伯既然早就想到了,何不早点提醒我。”

    刘伯温扶了一把山羊胡说道:“这些殿下如果能自己想起,那才是好事,别人教你的都是不算的!”

    刘伯温说完后看着朱标手中的碗说道:“哎呀,鸡汤啊,臣可是好久都没有喝过了。”

    朱标笑着对刘瑾吩咐:“还不给诚意伯端上一碗。”

    刘瑾心疼的不行,他为了这几只鸡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生怕路上养死了,每天都要去看两眼。

    刘伯温满足的叹了口气说道:“其实王保保应该是已经率领所有精锐骑兵出发了,留守山西的不过是步卒弃子罢了,徐帅用兵稳妥,恐怕还没开始硬攻,自然是没有发现对方的虚实。”

    朱标也点点头,山西里此地太近了,若是抛弃步卒,仅以骑兵奔袭确实可以在徐达没有发现的时候,背刺朱标一手。

    但是战争有时候并不是你知道了就能赢的,王保保最起码也有十万的骑兵,加上北平城内的,恐怕要比朱标的人还要多。

    说到底还是要看硬实力,对方的计谋其实并不难猜,但是王保保到底在哪里谁也不知道,到最后王保保不来背刺他,直接绕路直扑上都也没准。”

    到时候被捅了屁股的就是北元帝了,毕竟王朝末年了,杀皇帝坐宝座也不错。

    刘伯温放下干干净净的碗说道:“无论怎么样,我大军固守大营,他们也是没有办法的,就像我们对大都无可奈何一样。”

    朱标接口道:“所以,北元太子是一定会出城,挑选一块对双方都合适的地方作为决战之地,为王保保的背刺创造出条件。”

    刘伯温点点头:“他也急需战功,听闻北元帝身体很不好,若是此次他能收复大都,战败大明擒获大明储君,那他都不用等北元帝死,就可以直接携大势逼宫夺权。”

    朱标一听就安心多了,双方都很急切就好,他最担心的就是对方龟缩不出,最好能在五月之前结束战斗,这样就不用征调大量的民夫了,老百姓也就能安心务农了。

    正说着就听到常遇春前来拜见,朱标让人请进来,刘瑾又无奈的献上了自己的鸡汤。

    鸡汤已经稍凉了,常遇春两口就干掉了,然后看着朱标说道:“殿下是如何想的,此战到底该怎么打,要打到什么地步?”

    朱标闭着眼睛思虑了一下说道:“若是能一战定乾坤最好不过,北元八成的兵力都在这里了,若是战胜之后还能有十万人马,本宫就直扑上都,彻底埋葬北元!”

    常遇春闻言看向刘伯温说道:“你也别藏拙了,帮殿下立下这千秋功业,圣上才会放你归隐!”

    刘伯温闻言看向了朱标,双目中透着期望。

    朱标自然知道刘伯温在朝中尴尬的地位,朱元璋嫌他不够亲近自己,但是又舍不得也不放心让这有经天纬地之才的人退隐归乡。

    还不等朱标说出承诺,刘伯温就起身说道:“定为殿下谋划,此等千秋不朽之功业唯有殿下方可背负!”

    朱标闻言就笑了起来,不愧是一统天下刘伯温,他其实并不愿被别人逼迫着许下承诺。

    朱标开口说道:“那就麻烦先生了。”

    刘伯温说完后,就向朱标要了全旭就出去了,朱标也是松了口气,有这样一位谋主在真是让人安心,难怪朱元璋舍不得放他走。

    常遇春看着朱标说道:“两军实力相仿,想要大胜,是必然要冒险的,臣其实并不建议如此行事。

    朱标知道常遇春还是希望他安安稳稳的走下去,但是时不我待,现在就是为大明打下最好基础的机会,一旦错过了,绝不会再有了。

    这么多年了,朱标都已经快忘了后世了,他所有的心力都投入到了这个刚刚诞生的王朝当中,他想让大明远超汉唐,远超中国历史上的任何朝代。

    ……………………………………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