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埋伏成功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秦隋都是前车之鉴,朱标自然清楚自己该做什么,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与民休息,鼓励婚嫁生产,支持开荒种地,举行科举广纳基层人才,兴修水利,轻徭薄赋,鼓励商业等等事宜…

    现在这么一想,回去后要做的事情可不少,不过现在还不用考虑那么多,最主要的就是覆灭北元。

    刘伯温把朱标的奖赏传达了下去,那些士卒心中都燃起了希望,昨日的阴霾仿佛散去不少。

    又休息了一个上午,吃完午饭后大军就又启程了,朱标留下诚意伯刘伯温在北平处理事务,安顿受伤的士卒,并安排后续的粮草辎重的补给。

    蓝玉和全旭也都恢复了不少,坚持要跟朱标北上,谁都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

    朱标亲手写了一封奏报给朱元璋,交代了自己目前的局势,以及北上的必要性,最后盖上了自己的太子宝印和天策上将军印!

    朱标带了三万人北上,这也就是幸好江夏侯来援的及时,朱标又多了一万的兵马,否则再从后军抽调,就不利于刘伯温处理北平的事务了。

    徐达派来的人还有四万没有到,朱标也没有时间等他们了。

    幸好马匹充足,在第二天午时就追上了前军,朱标的帅旗到来,无疑是振奋了将士们的精神,毕竟明知中军被袭,他们还没有回援,他们也很心虚。

    常遇春李文忠等人把朱标迎进大帐之中,北元的逃军就再前方,但是双方在怎么样也是要吃饭的,所以两军互相都派了斥候紧紧盯着。

    北元方面是认为自己只要进了草原就安全了,而明军这边是知道宋国公已经在前方设下了埋伏,所以自然也不着急。

    朱标问清楚情况之后,就重新接管了兵权,现在把伤残的士卒送回北平之后,大军还剩下十五万人,加上宋国公那边就是二十多万!

    如此兵力远远超出了朱标的预料,朱标看着大帐内的将帅们说道:“收复燕云不过是顺手为之,而今名传千古的功业就在眼前,还望众将莫要懈怠!”

    将帅们自然清楚,最艰难的仗已经打完了,功名利禄就在眼前,只要功成,爵位必定是要往上提一提的,他们现在都还只是侯爵,这次跟着太子覆灭北元,怎么也能混个国公当一当!

    常遇春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朱标来的正是时候,此等功业不是臣子可以完成的,无论是他还是李文忠都一样。

    朱标又勉励了他们几句,就让他们下去了,他们吃完朱标画的大饼,现在也得去给下面的人画大饼了。

    朱标坐在椅子上吃了口馒头,看了眼常遇春说道:“这次多亏了常叔叔,否则计划哪里能如此完美的进行。”

    常遇春笑着摇摇头:“一战定乾坤的是殿下而不是末将,指挥跟北元太子一战的也是文忠,末将不过是露了个脸罢了。”

    李文忠对着常遇春躬身抱拳,常遇春的意思很明显,要把所有的功劳都推给李文忠,虽然是因为常遇春已经封无可封了,但这个情分还是要领的。

    李文忠身为保皇党的领袖,必然是要替朱家收拢兵权的,但是现在他的功勋还太少,威望也还不够。

    而今有击破北元大军,跟随天策上将覆灭北元的功业,班师回朝之后再进一步封王是理所当然的,如此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节制诸将。

    朱标没有说话,但是在心底常洛华的地位再一次升高了不少,常家把该做的都做了,他自然会投桃报李。

    朱标看着李文忠下令道:“前军分出五万骑兵交给蓝玉和沐英,让他们做为先锋尽量的把北元败军赶往宋国公那边。”

    李文忠立刻应诺,他得到的已经够多了,就像常遇春把功勋让给他一样,现在他也得扶持蓝玉和沐英,那怕这两个不是他的党羽。

    朱标不是不信任李文忠,但是兵权要互相节制这是必须的,否则朱标的意志怎么能贯彻下去。

    下午大军就开始继续追击了,北元哪里现在还有七八万的样子,受伤严重的都已经被抛弃了。

    北元斥候自然也看到了朱标的帅旗归营,就在追逐的路途上北元太子就送来了求和的信件,希望两家就此罢兵,重归于好,北元愿意送出公主和亲,并承诺绝不在南下!”

    朱标只回复了一句,想和谈可以,但是要北元太子亲自过来。

    此事自然就无疾而终,蓝玉沐英不断的骚扰着对方的侧翼,帮他们修正路线。

    第二天的上午,北元军队终于踏入了宋国公的包围圈,对方硬生生的受了一轮致命的火炮齐射,面对突然的袭击,北元军队就想回撤,结果直接撞上了朱标的大军,双方夹击之下,北元军队的溃败只在顷刻之间。

    北元太子也被沐英亲手擒获,收押好降卒后问题就出现了。

    如何安置这数万人就成了问题,像南雄侯就主张全杀了,六安侯就想着收编,毕竟这可是五万精锐啊,北元覆灭后他们自然就没有指望了。

    宋国公也进言说道:“他们现在斗志全消,无疑是个好机会,若是能召降几个将领,到时候骗开上都的城门,一举拿下北元伪帝。

    朱标也在思索,王保保的那封信本来就没有什么用,他活着是威振天下的河南王,死了又能吓住谁呢?何况上都的政局瞬息万变,说不定那个守将早就下去了。

    若是能用北元的将士骗开城门确实不错,毕竟他们本来也是从上都出来的。

    但是拿什么保证他们的忠心呢?

    不过朱标确实有心思留下这些人了,以夷制夷从来都是个好办法,不论用在那个民族都有用。

    就像朱棣的三千营,就是用的北元投降来的三千骑兵发展起来的,很多时候,背叛者对自己的同胞下手更狠。

    朱标先下令收了士卒的武器,并且饿着,饿不死就行,至于他们的将领,给他们吃好的,让他们当着那些士卒的面吃。

    首先就要分化他们,让士卒们敌视他们的将领,无论什么事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