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北元太子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安营扎寨后朱标就命人联系后方的刘伯温,粮草供给需要尽快送来一批,必须构建好供给路线。

    往后的几天朱标没有出面,北元的士卒已经被调教的软弱无力了,每日都只有够勉强活着的食物。

    有一些勇敢的士卒发动了几次暴乱,也尝试过逃出去,付出了千条人命后,他们也就放弃了。

    但最先服软的却是那些好吃好喝的北元的将军们,他们都是勋贵子弟,都已经被中原的奢华腐蚀了骨头,早就不复他们祖先的勇武了。

    有了带头的人,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大明跟北元打了这么多年,也收降过不少北元的将领,自然有一套方法。

    更何况有北元太子在,哪里还有比他更好的投名状,朱标这几天没有难为孛儿只斤·爱猷识理答腊,毕竟同为太子,基本的体面还是要给的。

    最后除了四名将领和七千多名太子亲军外,其余人都投降了,俘虏营被分成了两块,一部分有吃有喝,一部分已经虚弱的宛如死狗一般无力的躺在地上。

    投降的人又些羞愧的看着地上那些人,而地上那些则是淡漠鄙夷的看着狼吞虎咽的人。

    不多时,蓝玉带着一个蒙古翻译走过来下达了命令:“杀光拒不投降的人,不动手者死!”

    所有降军都呆滞的看向蓝玉,眼神中充满了愤怒,蓝玉微微一笑,伸手一挥,包围着降军营的大明将士们瞬间就拉开弓弦,筝筝之声响起,锋利的箭矢闪烁着寒芒,一座座火炮也正对着他们。

    他们手无寸铁,那怕吃了点食物也绝无反抗之力,所以他们的愤怒转移了,他们怨恨的看向那些虚弱无力的人们“为什么不投降?就你们是英雄?活着难道有错吗?大家一起投降不好吗?”

    人都会宽恕自己,沉默了一会后,他们默默的走向那些虚弱的人,队伍开始移动,蓝玉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并没有催促。

    只要没有直接拼死冲击明军,那么他们就已经彻底输了。不知道谁先动的手,因为人数太多,所以也看不清到底如何了,总之最后哪里就只剩下一滩滩烂泥似的尸体了。

    蓝玉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就转身回大营了,后面还有好戏要看。

    中军大帐中,朱标正在请北元太子吃饭,俩人相谈甚欢,毕竟以他们俩的身份,能跟自己地位等同的人吃饭也是难得的。

    朱标陪他喝了几杯说道:“兄长这次可是有些过于冒险了!”

    北元太子比朱标大了十六岁,已经是个中年人了,他羡慕的看了一眼朱标说道说道:“孤不像你,大元已经到了绝路,不仅是丢失了中原,更多的是朝中内部矛盾太多了,孤不搏一搏,就更没有机会了。”

    朱标沉默了一声说道:“王保保有惊世之才,可惜你们没有重用。”

    北元太子冷哼一声说道:“扩廓帖木儿太过于居功自傲了,纵有经天纬地之才,不为我所用者,与仇寇何异?”

    朱标笑了一声,这就是皇族的傲气了,虽然他们用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妨碍朱标欣赏这个傲气。

    北元太子开始向朱标抱怨自己生逢不时,还有北元上上下下的所有问题,他越说越轻松,连着喝了几杯后靠在椅子上说道:“看来今日到了我回归长生天的时候了,多谢你了。”

    朱标摇摇头:“你我皆为太子之尊,尊重你就是尊重我自己,不兄长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北元太子笑着摇摇头:“没有了,大元覆灭了,孤还能有什么交代的。”

    朱标笑着说:“本宫还以为兄长会为子嗣求个活路。”

    北元太子哈哈笑了几声说道:“他们得了十几年的富贵,为大元陪葬也是应当的!何况孤是战败之人,哪里有资格求情,你还能请孤喝酒,孤就心存感激了。”

    朱标满意的点点头:“那就请兄长好好享用吧。”

    北元太子也不客气,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嘴里有了空闲,就对朱标诉说一些他从未跟别人说过的难处,这些事情压了他一辈子。

    终于吃饱喝足了,北元太子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孤已经有十年没有这么痛快的吃肉喝酒了,好啊!”

    朱标起身拍了拍手,常遇春等人就领着七八名北元将领走了出来,那些降将都羞愧的看着北元太子。

    北元太子没有丝毫意外的看了眼他们,然后说道:“这就是孤的难处啊,他们的家族硬是把这些废物塞进来,不要的话,大军供给都是问题。”

    朱标本来是想让这些降将一人一刀杀了他们的太子做为投名状,但是他看了眼蓝玉他们,就有点想要打消这个念头了。

    那怕敌对,他和北元太子也是有同一个身份的,让下面的人以下犯上绝不是什么好事。

    朱标皱着眉头看向北元太子,这可是出了个难题。北元太子自然也看到了朱标的眼神,同为太子,他自然知道朱标的顾虑。

    “北元落寞已经无可避免,他们的家族早就打算着投靠你们南明了,那怕你现在放他们走他们也不会走了。”

    北元太子的话刚刚落下,那些降将就跪在地上对着朱标叩首立誓,看样子就等着朱标一声令下,把自家太子千刀万剐,然后自己就又可以回到中原,享受荣华富贵了。

    朱标这才反应过来,他一直把北元当成了一个大敌,却忘了王朝末年的那些大家族的德行。

    朱标眼睛一眯,就许诺出了荣华富贵,只要他们帮助明军破开上都,各个封侯,其家族也可以搬回北平,并且依旧可以领兵。

    北元太子默默的喝了几口酒,看着前几天还跪在自己脚下保证其忠诚的家伙们,现在就迫及待的向新主人摇尾巴。

    这些人的家族都是世家大族,家中不少人都在上都的朝廷中任职,只要大军一到,他们承诺可以立刻迎王师入主上都。

    ………………………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