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天家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又过了一天,朱标上午见了道衍和尚,跟他详细的聊了聊高丽的情况,他研究高丽情报后得出的结论也是同样。

    想要达成目的就得利用辛盹和尚,不过事情顺利恐怕也需要两年才能打好基础,在其国内引发叛乱的同时还可以拉拢一批合适的人选。

    朱标对这个时间并没有不满,甚至在往后几年也无所谓,毕竟辽东都还没有收复,不过早做准备总是没错的。

    谈论完之后朱标让道衍和尚去见蒋思德,至于这俩人怎么谈论就不关他的事情了,朱标起身前往考场,跟宋濂一起结束了考试。

    之后的判卷等事宜就跟他没有关系了,科举出来也有好多年了,自有一套严谨的审卷流程。

    科考完的士子们就如同从监狱出来的一样,各个身心俱疲,都是准备回去休息。

    朱标返回东宫的路上遇见了早就等候多时的朱家三兄弟,老二依旧是笑嘻嘻的往朱标身边凑,老三老四则是在一旁搭话。

    他们三过来就是在问朱标明日可有什么安排,朱标心思一动才想起明日是老二的生辰,于是笑道:“怎么,想让哥亲自给你做碗长寿面?”

    朱樉嘿嘿笑了起来,大哥能记得他的生辰还是很让他暖心的,跟在朱标身侧说道:“其实是明晚想请大哥去重译楼一起吃一顿,到时候小弟也好请徐允恭常茂他们。”

    朱标就忍不住笑了,看来朱樉又想明白了,这是借着自己的生辰让朱标见一见那些勋贵子弟,这样双方都得承他这个人情。

    朱标若是不去,常茂徐允恭等人或许会送些礼物给朱樉,但绝不会亲自去参加皇子的酒宴为他庆贺生辰。

    朱标既然准备带他们去山西,那自然是能见一面再好不过了,只是无缘无故的朱标也不好大规模的邀请他们来东宫,若是只请几个反而不好。

    朱标拍了拍朱樉的肩膀说道:“把重译楼包下来,难得在宫外为你庆贺生辰,索性就热闹些吧。”

    听到这朱樉自然是乐呵呵的应下了,一旁的朱棡朱棣都是在心中佩服自己二哥,不愧是你啊,既然事情说完了,朱家三兄弟也懒得去东宫一趟了,就在半路分开了。

    朱标自行回东宫吃饭,今天又是忙碌了一天,不知道御膳房做了什么。

    另一条路上朱家三兄弟则是并肩走着,身后的太监们也不敢离得太近,朱棡看着自己二哥说道:“二哥做事果然漂亮,不仅大哥高兴了,外面的勋贵们也得感激你。”

    朱樉面色平静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老三上次咱们在御马监谈完后,怎么你的小太监立刻往东宫跑了一趟。”

    朱棡笑了笑:“二哥想哪里去了,不过是弟弟相中了一个宫女,恰巧是云锦姐身边的,自然得问问大哥的意思了。”

    朱棣在一旁笑着摇摇头:“有意思吗?

    其他俩人也不再说话了,没什么意思,不过不这样又能如何呢?哄的大哥高兴了,他们往后还有机会做事,否则一辈子被当成猪养那才是痛苦。

    回了东宫朱标用了饭,然后亲自动手去内帤逛了一圈,里面奇珍异宝有很多,前朝历代的字画也是不缺,朱标挑选了一件画圣吴道子《南岳图》还有一件和田白玉龙凤纹牙璋。

    这两件已经是极为珍贵的了,都是朱标从上都带回来的珍品,在后世都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宝物,不过对现在的朱标来说,并不算什么。

    让刘瑾收好,明日清晨就送去,那时候朱樉应该是跟自己母后一起用膳,朱元璋大概率也会去,毕竟朱樉也是亲儿子,而且都这么大了,总归是要给他们母子几分体面的。

    按理说马皇后也会有礼物赐下,不过朱标并不担心,自己母后虽然俭朴,但手里的好东西可不少,自他们俩成亲后,朱元璋但凡有好东西都要让马皇后过过眼,只要她也喜欢,就一定会留给她。

    说到这里朱标就想起了自己的体面匕首,自己父皇说要把玩几天,结果就是一去不回了,朱标都不知道他藏在哪里了。

    回到东宫就看见云锦正在训话,暖玉大小双儿领着一大群宫女和太监都在听着,等朱标走进了,他们一齐转身向他行礼。

    朱标说了句免礼,然后也不再管他们,直接朝着文华殿走去,他相信云锦做事,过了好一会儿,云锦才端着一碗莲子羹走了进来。

    朱标喝了几口问道:“刚才是在说什么,可是他们偷懒了?”

    云锦柔声说道:“殿下大婚就要到了,太子妃入东宫肯定有不少陪嫁的,到时候人多了难免有些摩擦,奴婢先给他们定一下规矩。”

    朱标看了她一眼说道:“可是我母后让你做的。”

    云锦微微躬身也没有说什么,朱标摇摇头说道:“太子妃的体面是要有的,本宫不会允许任何人对她不敬,但是东宫的规矩也不能丢,她陪嫁来的人,除了贴身的大丫头,其余都到你手下调教几天,好好立一立规矩。”

    云锦躬身应诺,皇后娘娘虽然喜欢她,但毕竟还是更看重自己的儿媳妇,所以希望云锦能管着东宫。太子爷则是更看重规矩,太子妃可以有体面,但是想要接管东宫还没那么容易,东宫的一切都要由太子做主。

    朱标又吃了一口莲子羹,感觉非常软糯香甜,常洛华马上就要嫁进来了,说实话朱标越离近婚期就越是有些烦躁,总感觉要麻烦起来了。

    他又不缺女人,多一个太子妃也不会有什么区别,但是太子妃毕竟是东宫的女主人,某种层面来说跟他是同一个级别的,就是莫名的感觉自己的权势要被分割了。

    朱标现在突然觉得自己好薄情,区区一个东宫的权利他都不愿意让人分隔,更别说往后的了,若是有了儿子,他又逐渐长大了呢?

    朱标突然开始由衷的佩服自己父皇,朱标现在就是在逐渐接收朱元璋的权势,可他不但没有排斥打压,反而敞开胸怀的任他索取。

    朱标的脸色有些发黑,他深切的怀疑自己以后可以这么对待儿子吗,可以这么大度的为他奉献吗?

    天家无父子,这可是自古以来的真理。

    ……………………………………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