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生辰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朱标叹了一口气,这可真是直面自己最阴暗的想法了,哪怕是亲生儿子,朱标现在都很抗拒。

    可能也跟他的年纪有关,毕竟他两辈子都没有到生儿育女的阶段过,朱标晃了晃脑袋站起身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朱标起床穿衣用膳,不一会儿刘瑾就回来了,伺候朱标用完善后,刘瑾端来漱口的温水说道:“奴婢一早就去后宫送礼物去了,圣上也在,二皇子收到殿下送的礼物后很高兴,言说今晚要好好谢谢您,圣上没说什么,但是奴婢瞧着圣上也是很满意的。”

    朱标点点头,他不需要的做的多么让人惊喜,只要平平稳稳的就够了,这也符合规矩。

    皇子们过生日并不算什么大事,哪怕是朱标的生日也一样,还从没有大办过,其余人就更不必说了,这个时候只有朱元璋的万寿节才会大办。

    过生日的皇子们一般就是早上跟自己生母吃一顿,中午在坤宁宫吃一顿,晚上小哥儿几个吃一顿,这其中朱元璋参不参加就看他的心情了。

    现在科举大考的事情不用朱标管了,李善长没有露面,那这些士子只能去拜见宋濂这个主考官,那也就跟拜朱标没有什么两样了。

    其余的事情也都安排下去了,朱标在大婚前是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了,无奈只能继续研究自己所画的地图。

    到了中午,刘瑾过来提醒朱标该去坤宁宫了,皇后才是皇子们真正意义上的嫡母,所以是要为皇子们庆贺生辰的。

    朱标动身前往坤宁宫,等他到的时候,大殿已经坐满了人,朱元璋并没有在场,看来应该是在跟大臣们讨论摊丁入亩的事情。

    等朱标跨入大殿,里面除了马皇后外的所有人都起身行礼,动作都不大,毕竟这算是家宴,朱标满脸笑意的点点头,让他们坐下,自己走到位置坐了下来。

    朱标坐下后才发现参加家宴的人越来越多了,不知不觉朱家已经很大了,朱标现在有八个弟弟、七个妹妹,最小的两个都是今年才出生的,现在还在他们母妃的襁褓里。

    马皇后看到这么多人其实也挺开心的,难得能热闹一下,她倒是不在意丈夫有这么多的女人,毕竟在这个时代是很正常的事情。

    开饭前先是由马皇后笑着恭喜了朱樉,庆贺他又长大了一岁,朱樉站起来谢过后,其余的妃嫔还有年纪大一些的弟弟妹妹们也都献上祝福。

    不得不说朱元璋的后宫还是很平和的,妃嫔们早就认命了,皇后和太子之位不是他们能撼动的,一旦动了不该动的心思,不仅自己要死,连儿子亲族都要受到牵连。

    一个时辰后所有人就都散去了,朱标留在坤宁宫陪自己母后喝了一会茶,期间马皇后有些不开心,朱标一问才知道是因为刚出生的朱杞,也就是老朱的第九个儿子。

    他自出生就有些先天不足,到现在这么精细的养着都是小病不断,这才几个月的孩子,连汤药都没法喝,只能让奶娘喝药再给他喂奶。

    朱标刚才也看了一眼,那孩子确实是有养不活的势头,不过也没办法,那么小的孩子哪怕在后世都很难处理,何况是这个时代了。

    朱标看着自己的母后,她确实在为那个孩子担心,哪怕并不是她亲生的,但她仿佛天生就是有母仪天下的气度,对别人的境遇有同理心,总是那么的善良。

    估计也就是因为这样的特性,才能让朱元璋这种铁石心肠的硬汉钟爱一生,很多人自己可能做不到这样,但并不妨碍他喜欢过这样的人。

    不一会儿马皇后要带着朱露同学午睡了,朱标告辞离开,回去的路上他莫名的想见一见常洛华了,可惜现在礼部盯的紧,俩人见面不合规矩。

    到了吃晚膳的时候,朱标换上一身便服,动身前往重译楼,在宫门口就碰见了朱家三兄弟,然后就一起上了马车。

    重译楼已经被包下来了,楼下站着几十号人,都是锦衣华服的少年郎,路过的百姓都离的他们远远的,生怕冲撞了这些勋贵子弟。

    最前方站着的是常茂,谁让他马上就要成为太子殿下的妻族了,常遇春虽然主动放弃了不少权力,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一但有需要大将出马的情况,朱元璋必然是要他挂帅的。

    常茂身侧的徐允恭面色如常,他清楚自己的本事也了解常茂的能力,虽然现在被压了一头,但是那又如何,太子殿下是不会允许外戚太过强大的,他徐允恭日后必然会成为殿下真正的肱骨之臣。

    李祺汤鼎则是沉稳的站在一旁,其余勋贵子弟都是兴致勃勃的议论着,他们也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少年,已经被困在京城太久了,吃喝玩乐他们早就享受够了。

    现在听皇子们传来消息说太子殿下要带他们去山西,这可是让他们高兴的痛饮了好几天,少年么,都是想要证明自己。

    今晚来的这几十号人都是侯爵以上的子弟,剩下的还没资格参加皇子的酒宴,都在家中眼巴巴的盼着消息。

    徐允恭对常茂问道:“厨房那边你可安排好了?”

    常茂点点头:“放心吧,所有过程都有我爹的亲军盯着,而且菜品都是要了两份,出炉之后会有人随机试吃一份,确保万无一失。”

    徐允恭这才放心不少,虽然主要都是由常茂负责的,但太子殿下若是出了事,他们谁都跑不了。

    又等了一会儿,就看见三辆马车行驶过来,先头的两辆跳下来十余号人,冲着他们示意一下,然后就散开进了重泽楼,徐允恭等人自然清楚这些人的身份。

    等最后一辆马车稳稳的停下,刘瑾先是跳下来安放好一个踏凳,然后朱标穿着一身墨色的衣袍就走了下来,身后的朱樉等人也依次下来。

    常茂徐允恭领着一群人对朱标行礼,朱标笑着让他们起身,外面还有不少路过的百姓看着呢。

    朱标被众星捧月般的簇拥进了重泽楼,朱樉此时又有些不爽了,明明是他的生辰,但是主角却是大哥,而且还是他亲自搭的台阶。

    不过也没有办法,若是大哥没来,这些勋贵子弟能有几个来捧着他的场就不错了,而且他们回去还少不了一顿家法伺候。

    ……………………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