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大运河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常遇春点头道:“理当如此,最好撤职削爵流放到边关,让他好好长点记性。”

    朱标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具体的处理方法无需跟常遇春商量,这是为君者的权利,不需要别人插手。

    朱标还是比较怜惜蓝玉的才华的,此人善长在恶劣条件下征战,这是难得的本事,往后朱标也会需要他,毕竟大明版图之外的地方都是自然条件恶劣之所,需要这样的将帅才能带领军队克服困难。

    之后朱标就与常遇春说起了对他的安排,常遇春一直以来的态度让朱元璋很满意,所以打算让常遇春去北方镇守。

    蒙古各部早晚是个威胁,长则十余年短则四五年,蒙古还会兴兵的,现在双方都处于需要休养生息的阶段,尤其是大明,国内百废待兴,哪里有精力去草原跟他们兜圈子,人家不跟你打你能有什么办法。

    所以现在只能拉拢一波打压一波,分化他们,使蒙古不能齐心协力,如此一来他们的威胁就会小很多,等大明准备好了,就会彻底接管草原。

    常遇春名震天下,蒙古各部也都清楚他的本事,他去北方镇守,蒙古就会安稳许多了,全旭他们的分化工作也能更顺利了,将帅中有这个威望的除了徐达就是他了,

    徐达现在要负责全国各地的军务,不可能离开京城,所以就需要他重新出山了,常遇春自然是高兴的,他天天窝在府里也不开心,但是为了让朱元璋放心才不得已而为之。

    将军百战死,常遇春是一日都不想离开军队的,如今亲事一成,朱元璋也重新信任起他,他终于可以重掌军权了。

    朱标笑着恭喜了他,其实常遇春能够重掌兵权还有一方面的原因就是常茂,朱元璋认为常茂天资一般,注定常家未来还是要依仗朱标的恩宠,未来军权也好收。

    不像徐达的儿子徐允恭,那妥妥的就是元帅之才,这样的人必须先压制,然后让朱标施恩才可以让他任高位,否则直接让他接手徐达的位置以后军权以后就不好收了。

    为君者做事必须深谋远虑,眼前的一切都需要为未来服务,否则到时候焦头烂额可没地方后悔。

    不过朱标说起此事目的更在于希望常遇春能够主持北方的恢复工作,北方是龙脉聚集之地,自古以北方有很多军事重镇,其资源也很丰富,无论是从战略还是从实际出发,发展北方都是必须的。

    最主要的就是交通,梳理运河修建官道,为以后做准备,这些都需要调动大规模的劳役,常遇春这几年能做好这件事情就够了。

    常遇春听后点点头,他自然清楚水路交通的意义,只要梳理好了,往后无论是运送粮食还是兵卒都可以快速的抵达,如此联通南北对国家的好处极大。

    只不过这可不是说说就行的,常遇春看着朱标说道:“这其中的消耗恐怕不压于打两场大战,朝廷现在能拿出那么资源吗?”

    朱标摇摇头:“自然是拿不出的,所以只能等拿下巴蜀之地后再打算了,不过对运河水路的测量规划要从现在做起,省的到时候手忙脚乱,大军闲暇时也可以运送一些材料。”

    常遇春点点头心中有数了,朱标开始与他详谈重点要梳理的河道。

    其中最为关键的自然是大运河了,这条运河这条大运河开掘于春秋时期,完成于隋朝,繁荣于唐宋,取直于元代。

    南起余杭,北到顺天府,途经今浙江、江苏、山东、河北四省,贯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

    而到朱标注意它的时候,已经有些荒废了,元末天灾人祸不断,其朝廷也没有余力治理,导致现在河道堵塞。

    运河是为了实实在在的漕运目的而生的,漕运是封建王朝的生命支持与动力供应系统,维持王朝的生命延续。

    这条运河经历了千年的时光,春秋时期修建是为了达成军事目的,例如吴王夫差命人开凿邗沟的直接目的是为了运送军队北伐齐国。

    到了隋炀帝杨广则是为了贯通南北,其动机已超越了服务军事行动的目的,因为此时天下已统一,运河还有利于经济政治这些方面的目的。

    单从大运河的角度来说,朱标是佩服并感谢杨广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杨广毁了自己的隋朝,但造福了后世所有的朝代。

    到了元朝为了使南北相连,不再绕道洛阳,必须开凿运河把粮食从南方运到北方。为此先后开凿了三段河道,把原来以洛阳为中心的隋代横向运河,修筑成以大都为中心,南下直达杭州的纵向大运河。

    而到如今,朱标考虑的就更多了,他要充分利用运河漕运,以运河为基础,建立庞大而复杂的漕运体系,将各地的物资源源不断的输往都城所在地。

    目前肯定是以军事目的为主,运送军队物资以镇压天下扫荡不臣,朝廷的命令也可以快速的传达。

    等国家经济恢复一定水准后,南方的粮食,丝绸、茶叶、糖、竹、木、漆、陶瓷等源源不断运往北方,北方的松木、皮货、煤炭、杂品等也不断由运河南下,当时代对之有商运需求时,大运河也与时俱进使之成为商运之河、民运之河。

    就是因为目标宏大,朱标才让常遇春用两三年的时间规划准备一下,当然还会从工部派人辅佐,常遇春主要还是挂个名头,以他的威望也好处理一些事。

    运河虽然有些地方堵了,但是还有很多段并没有受影响,如此大的利益自然吸引了很多世家大族,梳理运河对国家是好事,对他们其实也不差,但总有那鼠目寸光之徒。

    常遇春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早年间常十万嗜杀之名可不是吹出来的,常遇春现在无需给任何人面子,他比谁都在乎朱家的利益,毕竟极大可能以后都是他外孙的家业。

    事关利益了,人情世故也就没那么好使了,打打杀杀也并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杀人是手段,需要的时候朱标也不会手软。

    朱标用两个时辰仔细的把事情跟常遇春掰碎讲清楚了,以确保常遇春倒时候能处理明白,蒙古部近几年不会生乱,所以常遇春有的是时间。

    ……………………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