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听戏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等跟常遇春说清楚后,朱标就出去了,得给常遇春时间整理一下思路了,更具体的事情朱标也得跟工部的人说一遍。

    出了门口后朱标也不知道去那了,对一旁的刘瑾问道:“太子妃在做什么?”

    刘瑾躬身回到:“太子妃请了几位小姐来做客,正在后院交谈。”

    朱标点点头,那就是说他现在回不去后院了,能出来做客的多半是闺阁少女,朱标可不想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政治联姻是无法躲避的,美丑胖瘦他都不会挑剔,这是他身为皇子的责任,其他弟弟妹妹也是一样,享受了十几年的荣华富贵,自然是要有其代价的。

    朱标漫步在王府之中,常茂跟在他后面,朱标随口问道:“衍圣公如何了?”

    常茂想了想回答道:听闻昨夜衍圣公广邀文人雅士举行宴会,今早又去拜见了李相国。”

    朱标听后笑了一下,黔驴技穷,孔希学没了传国玉玺这件大杀器,最后的办法依旧是老一套,想要借助所谓的民心改变朱元璋的意志。

    不过都这个时候了,衍圣公府邸内也该出事了,孟子那边也是如此,有些人为了利益出卖祖宗其实也是很痛快的,毕竟他们又不是承爵的人,过不了几代自己子孙也会沦落为旁枝。

    孟子当然也有后代,只不过其后世子孙混的远不如孔家子孙,他们也早就到了京城,只可惜人微言轻,孔家对他们是即扶持又打压,所以孟子的后辈也就是混了个祭祀官当一当,并能有什么爵位。

    朱标预想中对孔家的安排也是如此,衍圣公这个名头是不能给的,当个孔庙的祭祀官就够了,老老实实的给文庙的诸位先贤切冷猪肉。

    自朱标把钱唐等人最猛烈的攻势挡住之后,这件事就没有悬念了,无非就是孔家到底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如此在京中的事情也就差不多结束了,得抓紧时间去山西了,趁着天气有些转凉了,正好开始移民,山西距离凤阳并不远,秋天之时就能抵达了。

    朱标对常茂吩咐道:“过几日就出发去山西,趁早做准备吧。”

    常茂眼睛一亮立刻应诺,他们这些勋贵子弟身上都挂着虚衔,但实际上的差事一个都没有,难得能跟殿下出去办事,无论怎么算都是好的。

    又晃悠了好一会儿,那些大小姐们才依依不舍的跟常洛华道别,各自乘坐马车回了自家府邸。

    不过朱标也没有什么不满,闺阁之情自然是珍贵的,尤其对古代女子而言,常洛华这些小姐妹若是嫁的低了,恐怕连去东宫拜见的资格都没有。

    常遇春这时候也出来了,叫上一家人又吃了一顿饭,之后又叫来戏曲班子,朱标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要正经的听戏曲。

    朱元璋是严禁儿子女儿们看这种东西,认为看多了这个会胡思乱想,耽误功课学业,朱标自己每天读书就累的不行了,也没有心思特意想办法看过。

    等用完膳食外面的台子已经搭建好了,自朱标传令说不回宫后,常茂立刻出府请了京城最好的戏班子,他们可不好请,行程也是满满的,不过开平王府相请了,谁敢不给面子。

    等到了王府才知道过会儿太子爷会看,戏班老板又激动又惶恐,连忙派人把家伙事儿都准备好,要把压箱子底儿的本事拿出来。

    朱标领着人走出来,戏班七八十号人立刻跪倒在地恭声问安,朱标坐到中间的主座上,两旁是常遇春和常洛华,其他人依次坐下。

    朱标看着地上的人说道:“都起来吧,本宫难得听一次戏曲,还望诸位莫要让本宫失望。”

    下面的人自是磕头保证,下九流唯一的出路就是贵人赏识,太子爷当然就是天大的贵人,他们自会卖命表演。

    常茂取出戏单,先是恭敬的交给朱标,这看什么戏自然是得听殿下的,其余人不过是陪衬,朱标是那个都没有看过,当然《窦娥冤》他还是听说过的。

    随手圈上之后递给自己的太子妃:“难得一起听戏,你来点吧。”

    常洛华笑着接过来,跟自己母亲妹妹们小说商量了起来,看样子她们是没少听戏,也对,这个时代也没有什么别的娱乐项目,不听戏那就只剩下睡觉了。

    常洛华圈上《天净沙·秋思》《墨梅》《折桂令·春情》等散曲,然后交由刘瑾递给常遇春,常家的男人自然是对杂剧更有兴趣。

    大概的曲目圈点好后,台上就开始表演了,朱标也看得很认真,最后发现元曲确实有其趣味性,又能从中领悟一些道理,只不过需要静心观赏才能得出。

    一直看到天色渐黑,周围都点燃火盆为止,也幸好是夏天,天色黑的晚而且也不冷,朱标看的也很满意,除了勾画的那几个外《汉宫秋》《赵氏孤儿》这两折戏也很有趣。

    朱标兴致尽了,一旁的常茂也出来后说道:“殿下累了吧,不如回去休息,改日臣再请殿下看戏。”

    朱标笑了笑转头看向常洛华问道:“可还要再看一会?”

    常洛华摇摇头说道:“不早了,还是回去休息吧。”

    然后俩人就起身了,常遇春等人自然也不会说你们来先走,我们还没看够这种话,都一齐起身,台上的人都吓懵了,还以为是太子爷不满意,都慌忙的跪了下去。

    朱标对常茂说了句赏,然后跟常遇春夫妇说了几句,就领着自己太子妃往后院去了,明日一早就要回宫了,所以今晚得早点休息。

    出院子门的时候就听见身后传来戏曲班子齐声喊的:“谢太子爷赏,谢太子爷赏,小民给太子爷磕头了。”

    得了朱标的赏赐,他们这一晚就没白担惊受怕,往后不说提一提票价,就是官府差役也得对他们尊重几分了,否则下九流的日子不好过啊。

    回到常洛华的闺房里,朱标和常洛华坐在椅子上喝茶,侍女们在铺床,朱标突然想道了什么,笑着对常洛华说道:“按说新人回门,不应该是夫妻分房而睡吗?”

    常洛华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您都领着我直接回屋了,谁还敢将您敢出去。”

    朱标笑了笑说道:“原来如此,那本宫还是自觉点去隔壁睡吧。”

    …………………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