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念旧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等见面后,官员们整齐的下跪行礼:“臣等参见太子殿下,殿下千秋,”

    他们是惶恐的很,开封府的事情他们已经听说了,不仅是当地官员都被送到凤阳开荒,连京城之中都有数位侯爵勋贵被罢免了爵位,流放到边疆戍边,圣上还斩了五十余名前几次巡视粮仓的所有官员。

    朱标有些疲惫的挥手让他们起身,白日行军夜宿野外,哪怕刘瑾很努力的在伺候照顾,但也难掩疲劳,何况需要朱标操心的事情还很多。

    不过该做的还是要做的,总不能拦着臣下不让他们表忠心,那样于君于臣都不是什么好事,在大帐中客套了一番,朱标看差不多了就让他们退下了。

    其余人也都看出太子殿下神情有些疲惫,都理解的准备告退,都站起身说了几句让朱标保重身体,相比这些事宜国本更为重。

    朱标都点点头受了下来,就在这时官员中身穿六品官服的武将站了出来,对着朱标躬身说道:“末将拜见殿下,可否请殿下去家中歇息一晚。”

    此话一出,顿时营帐内都安静了片刻,平阳府的官员都在暗骂:“连知府都不敢请殿下去府上休息,你个六品芝麻官还来劲了。”

    朱标也是一愣,他这一路除了在开封府住过外,路过任何州府都是在野外安营休息,就是不想让当地官员兴师动众的铺张浪费,毕竟他是来办事的,有不是来游玩的。

    刚开始还有地方官员请过,均被拒绝后大家也就都心里有数了,不过若是平阳知府说这个话也不算什么,大家都知道是客套一番罢了。

    只是看着这个一脸认真诚恳的中年男人,大家都感觉到了其是认真的,平阳知府当先开口打破尴尬说道:“哈哈,张威此言也是臣等所想,殿下为国事一路奔波,还是进城休息一夜吧,不过张府有些小了,还是到臣的家中休息吧。”

    其余人也开口附和,张威在平阳府是出了名的耿直,而且平阳知府对其也颇为欣赏,大家也都当他一时上头了。

    朱标笑了笑,也没准备当回事,毕竟下面官员想要找机会也可以理解,张威这时候却是急了,大黑脸都有变成红脸的样子,开口道:“俺婆娘从前几日就哭着嘱咐,若是见到殿下,一定要请殿下回府住一晚,俺都答应了,你们别跟按抢!”

    其余人这时候更是懵了,这不会是有什么风流债吧,不过一看朱标的年纪,加上往日关于太子殿下的消息,都确定这是不可能的。

    大家伙儿都有些无奈的看向张威,你个狗东西非要请太岁回府,万一出了事可别牵连我们。

    朱标这时候才仔细看了张威几眼,听此人的意思,其妻应该是认识他的,但是不应该啊。

    说起来怪不好意思的,朱标虽然是太子之尊,但除了宫里的女人和前些日的那些寡妇外,朱标真的没有跟其他女子有过交流。

    朱标仔细想了想,然后突然想起幼年时熟悉的怀抱,于是笑着说道:“你是张远的儿子吧,玉儿的夫婿。”

    张威眼睛一亮连连点头,朱标确定后脸上的笑容也更灿烂了几分,这是真的开心,玉儿就是他娘早年的大丫鬟,伺候幼年时的朱标长到五岁,然后就在马皇后的安排下嫁给了朱元璋亲军统领张远的儿子。

    虽然他不认识张威,但是张远和玉儿都对幼年的他极为重要,尤其是玉儿,朱元璋常年征战,在府里也是忙于公务,马皇后出了月子事情也不少,就是玉儿每天照顾他,哄他吃哄他睡。

    整整五年,朱标最无力的五年中玉儿的身影日日夜夜都陪伴着他,前几年朱标就去问过马皇后玉儿过的怎么样,想着照顾她一下。

    可被马皇后拦住了,说玉儿过得很好,不用再额外照顾了,朱标想着也确实如此,玉儿曾是皇后身边的大丫鬟,哪怕出宫嫁人了,谁敢不给面子。

    其余官员看着太子殿下真切的笑容,顿时感觉自己和张兄的关系有待加强啊,往后得多喝几顿了,不成生死兄弟誓不罢休。

    看朱标想起来了,张威赶忙再请了一次,朱标想了想,虽然很累了,但还是去一趟吧。

    这个张威若是私下相请了,朱标估计会婉拒,然后等处理完事情后找个空闲去一趟,但这大庭广众的,拒绝了对张威和玉儿都不好。

    朱标是个念旧的人,玉儿对他的照顾这些年他也没忘过,既然有机会了,自然是要回报一下的,于是开口道:“我与玉儿姐也有近十年未见了,那就去一趟吧。”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张威更是没有反应过来,朱标接着对他们吩咐道:“你们都出去等候吧,本宫再交代一下其他事情。”

    其余人立刻反应过来躬身告退,顺便轻柔的把自己的张大哥扶出营帐,张威出了营帐才发现扶着自己的是顶头上司,连忙就要挣脱。

    一旁的平阳知府捋了捋胡子,幸好本官早就看出此子绝非一般,平日多有照顾,呵呵,这可不就巧了。

    其余官员均是对张威挤眉弄眼:“张兄深藏不漏啊,竟然能跟太子殿下扯上关系,小弟谨有一言相赠,苟富贵勿相忘!”

    张远虽然有些愣,但也反应过来解释道:“俺婆娘曾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丫头,殿下小的时候伺候过几年,平时俺婆娘不让说,怕俺丢了娘娘和殿下的脸面。”

    其余人顿时更加热情了,这关系还能延伸到皇后娘娘那,那可真是通了天了,没有想到我们这浅水沟还有条大鲶鱼。

    开平知府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儿子年纪也不小了,正好与我家中小女年纪相仿……。”

    开平同知在一旁说道:“下官怎么记得上个月才参加过您幼女的满月之喜?”

    开平知府嘴角一咧笑道:“本官家中三子九女,未出阁的女儿还有七人,年纪各不相同。”

    其余人都感受到了自己与知府大人的差距,营帐内朱标吩咐刘瑾收拾东西,又把朱樉和费聚徐允恭郭翀李进等人叫来。

    他们也都在路上听说此事了,徐允恭郭翀等人心中雀跃不已,太子殿下念旧这是多好的事情,他们现在是新人,但未来就是殿下的旧人了。

    ………………………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