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千金之子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朱标坐在上方吩咐道:“明早本宫就回来,然后就按计划开始收拢百姓。”

    下方几人对视一眼,朱棡说道:“大哥,我们这一路急行军,也该歇一歇了,不如明日休息一天,后日在启程吧。”

    其余人也开口跟着劝,他们都看出来朱标最近很疲惫,迁民的事情不怕耽误一天,但若是朱标出了什么事,那就是惊天动地。

    朱标也清楚他们所想,考虑一下后也就点头答应了,士卒一路拔山涉水确实该休息一下了,何况他最近确实有些疲惫,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何况他这个大明国本。

    朱标现在对自己的身体还是极为看重的,这早就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性命了,他现在取得了比历史上还要庞大数倍的权势,所以牵连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于是朱标吩咐道:“既然如此老三你跟费聚留在这里统管大军吧,傅忠领着两千骑跟我进城,其余人都好好休息,迁民开始可就没有时间歇着了。”

    下方所有人都躬身应诺,朱标也就起身换了身便服,然后出了营帐,平阳府的官员都规矩的肃立等候,朱标点点头后就骑上了坐骑,一旁的傅忠呼喝一声,军中立刻分出两千骑。

    稍一整顿,一行人护卫者朱标就往平阳府出发了,等他们走后,朱棡对费聚说道:“两千人有点少了,请平凉候立刻安排人手跟进,务必保证我大哥的安全。”

    费聚也早有这个打算,事关国本再谨慎也不为过,对着楚王应诺然后就下去安排了。朱棡背着手笑了笑,这事儿大哥早晚会知道,自己动个嘴就能得人情,何乐而不为。

    反正皇位怎么也轮不到他,既然当不了皇,那就当最舒服的王,跟着大哥好好混,总比跟着老二老四到处得罪人强。

    虽然最后做出决断的是大哥,但可没人敢恨太子殿下,何况大哥的处理怎么也留了条性命,比落在父皇手里强多了,所有人都得谢谢大哥格外开恩。

    最遭人厌很的自然是没给情面到处翻账的老二老四了,就像已经被送到凤阳的阳陵侯和苍平侯,他们俩虽然是混蛋,但军中依旧不乏好兄弟。

    虽然勋贵们不敢对老二老四怎么样,但相互之间也别想有什么面子了,往后他们三人就藩,少不得和军方交集,现如今这么一弄………

    朱棡笑着摇摇头,大哥心思深重又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败无可败啊!

    半个时辰后朱标等人到了城门口,原本没资格去拜见太子的官员们也都在这等候了,朱标也都勉励了几句,然后平阳知府就以太子一路奔波劳累为由驱散了官员们。

    等把朱标送到张府门口、他朝着自己的未来亲家使了个眼色,然后就躬身告退了,走之前言说明日请殿下赴宴,好让他们聊表心意。

    朱标点点头,也没拒绝,来都来了也就不怕再跟人打交道了,总归是有用的,平阳府物产丰富,算是交通要道,能在此地任职的官员还算是比较有潜力,日后未必不能跃居朝堂。

    这时张府门前早就跪好了一群人,朱标转身下马,看向跪在最前面的妇人身影,这么多年未见了,也着实让人感慨,不知不觉他已经来了这么久了。

    跪在地上的张氏这时候也激动的很,她是马皇后的陪嫁丫头,自幼跟随着自家小姐嫁到了朱家,又亲眼看着公子降生,哪怕是后来嫁人了,也从无一日放下对她们母子的牵挂。

    看着人群走近,赶忙打起精神领着家人齐声问安:“拜见太子殿下,殿下千秋。”

    朱标走近后笑着说道:“免礼吧,多年未见了,玉儿姐过的可好?”

    张氏一听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了,赶忙拿手帕擦了几下,然后才抬头哽咽的说道:“奴…奴婢过的很好,公子都已经长这么大了……”

    眼前的少年虽然透着疲惫,但依旧难掩那份天潢贵胄的风采气度,张威这时候看着自己妻子都不知所言了,赶忙说道:“请殿下先进府内休息吧。”

    朱标笑着点点头,一旁的亲军早就把张府团团围住了,朱标当先走了进去,张威在一旁引领,张氏被一旁的儿子扶住也缓过那口气了,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走入大堂后朱标坐在上手,张氏则是去一旁的房间收拾妆容去了,朱标跟张威聊了几句,他父亲也曾护卫过朱标,只可惜后来暴病而亡。

    不一会儿张氏就回来了,神色平静了许多,只有眼眶还有些发红,张氏躬身开口说道:“让殿下见笑了,奴婢实在是太久没有见过您了,这才冒然请殿下来家中。”

    朱标柔声说道:“无妨,多年未见了,不必这么客气,当年玉儿姐出嫁的突然,我也没来得及祝贺,来一趟也是应当的。”

    张氏连忙行礼,做奴婢的伺候主人那是应该的,主人记得那是你的福分,那有什么来祝贺的道理。

    朱标看她想说却又有些拘束,就说起小时候那些事,正常来说小孩子会忘掉自己五岁之前的绝大多数记忆,只会留下几个印象深刻的片段。

    不过朱标不同,那五年间的事情他都记得很清楚,也正是因为此,他才会特意来这儿,这也是朱标对玉儿的感激,感谢她在朱标最无聊的五年间陪伴他。

    虽然玉儿当年哄小孩儿的本事很差,朱标经常默默的鄙视她,不过现在想来就只剩下温馨了,张氏随着谈起朱标小时候的事情,也越来越有精神。

    她拘束就是因为知道,小孩子一般是记不住幼年的事情,她还想殿下来这里或许是看在娘娘的面子上,没想到殿下什么都记得,果然是她带大的崽。

    玉儿最后感叹了一句:“奴婢自己生了孩子才知道,原来他们这么笨,跟殿下小时候简直没法比,老大刚生下来的时候,奴婢还以为生了个傻子。”

    一旁已经七八岁的小少年顿时脸都涨红了,他身旁的小女孩也是一样,自小就被亲娘嫌弃,总是看娘亲一脸骄傲的说道:“公子在你们这个年纪早就会什么什么了……”。

    害得他们也一直以为自己脑子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于是用幽怨的眼神看向上位丰神如玉的太子殿下,朱标感觉到视线,大概也猜到了什么,朝他们笑了笑。

    …………………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