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兄友弟恭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听完朱棣的话,朱标抬头拍了拍额头,这就是为何吏治难清的原因了,能当官的谁还没个亲朋好友了,左求右求总能求到上面,这人情往来又是传统,若是总干结死仇的事,谁敢保证自己能顺风一辈子呢。

    自古以来任何君王恐怕都想过肃清吏治,但是真正下狠手的也只有老朱和雍正了,只可惜最后还是出现了触底反弹,这个东西只要还是人治就不可能杜绝,只不过是猖獗还是大体清廉。

    毕竟能当官的本就是都是意志坚定欲望旺盛之人,十年寒窗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坚持下来的。他们付出许多定然有所图,或是名利或是钱财,能几个是为了国泰民安,或许未来会有许多这样的人,但目前有这个觉悟的人极少。

    朱棢看自己大哥颇为发愁的样子就主动说道:“本就是求个心安,大哥不必多想,父皇肃清吏治之心坚定,我舅舅既然贪了那就该受惩治。”

    朱标摆摆手说道:“面上的话就不要说了,你是我弟弟,既然你开口了我这个当兄长总要替你筹谋一下。”

    “父皇既然没见李妃,那就说明很多了,李侍郎毕竟是你们俩的亲娘舅,也能算是皇亲国戚,父皇恐怕也有杀鸡儆猴的意思在,这个情况除非能说动母后,否则谁去都没有用。”

    朱樉叹了口气:“别说李家的人,就是马家的人犯了事母后都不可能去求情,老三你也不要再烦大哥了,刚才来的时候我不就跟你交代了么!”

    朱棣没理会这俩人直接说道:“大哥,就算保不下李侍郎,那其余的人呢?”

    朱棣的脑子转的确实快,朱标也不说虚的:“先把亏空补上,再让李侍郎主动去大理寺自首,我会传令给大理寺卿阎东来,不会再追究李府其余人,如此也算保全大部分人了。”

    朱樉跟朱棢起身朝着朱标致谢,他们自然清楚,还亏空去自首都不过是个表面文章,重点还是自己大哥传的命令,否则谁家还不想舍财免灾,命都没了抄家也是早晚的,谁还会在乎那金银石头。

    若是他们自己去托关系,根本没有人会理他们,储位以定,大理寺可不会给他们一点面子,甚至还会严办以向太子表忠。

    朱标挥手让弟弟免礼,然后看向刘瑾吩咐道:“去取三千两过来。”

    朱棢一听赶忙说道:“这钱怎么可以让大哥出,李家本就还有点积蓄,剩下的我们在凑一凑就是了。”

    其余两个也要开口,朱标摆摆手说道:“你们也没就藩手里能有多少银子,好了,快去办事吧,若是没补上亏空就被大理寺抓捕了可就晚了。”

    两兄弟郑重的行了一礼,宫里的给皇子的例钱不多也不少,可他们花钱也是大手大脚的,哪里能有什么积攒,本想着再从自己母妃那边要一点,若是还不够再从那几个玩的好勋贵子弟凑一凑,加上李家的家底也能补上,可现在大哥就帮着都解决了。

    等他们都走后朱标起身活动了一下,这种事要么不帮要么就帮到底,虽然给一千两也能解决,但何必呢?既然是想要弟弟们感恩戴德,那当然得痛快点,往后等他们就藩了,送三万两都没有什么效果了。

    刘瑾送他们回来后颇为幽怨的看着自家太子爷说道:“爷,东宫库里就只剩二百多两银子了……”

    (;゜0゜)(╯°□°)╯︵┻━┻

    朱标一愣,他还真没管过自己那点儿东西,想了想疑惑道:“本宫记得库里不是塞得满满当当的么?怎么就剩二百两了?”

    刘瑾叹了口气说道:“库里的东西都是御用的,殿下和太子妃自用可以,可卖出去成何体统。”

    还不等朱标发问刘瑾接着说道:“而且里面八成的东西都是太子妃陪嫁,其余的也多是圣上和娘娘赐下给太子妃补身子的贡品药材………”

    朱标默然无语,心中想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金山银山都是本宫的,说起来日本的那个石见银山应该已经被发现了,等高丽的布局结束后,还怕没银子,哼!

    如此精神胜利之后朱标心满意足的负着手准备去叫醒太子妃遛弯儿,这怀孕的人还是多运动一下为好,到时候生孩子也有力气。

    刘瑾在他身后叹了口气,自家爷也是大手大脚的,东宫这点银子其实有不少都是他攒下的,这些年迎来往送,虽然从不收别人太多,但一般的也来者不拒,也幸亏江南那几家出手阔绰,要不今天拿这三千两就要动太子妃的嫁妆了。

    不提那些不开心的,朱标走在路上思绪放空,李家作为二皇子和三皇子的母族,估计哪怕他不出手,此事也不会牵连太多人,毕竟老朱就算不在乎李妃,也得顾及两个儿子的颜面。

    不见李妃估计还是为了让他来当这个好人,现在弟弟们不算什么,可等日后就藩了可就都是有兵有地的藩王了,再想管教可就不容易了,现在让弟弟们心服往后于国于家都是好事。

    涉及日后诸王的事情就没有一个小的,这天下可不仅仅只有朝廷在运转,还有大大小小的宗族,两者结合才形成了秩序,皇族不仅是要领导朝廷,更是天下宗族的表率,孝道亲族和睦这些正面要素都是要有的。

    说实话,这点他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毕竟后世亲族观念淡薄,大多都是自家过自家的小日子,逢年过节才会走动一二。

    可在生产力不发达的时代,宗族不是限制个体自由的笼子,而是保护伞,一家一户在这里是活不下去的,没有宗族庇佑无论做什么早晚会被人吃干抹净,反正又不会有人替你出头。

    所以他才会费心力照顾弟弟妹妹们,纵然有些疲懒也没办法,他想要做的事太多,实在没有心力跟兄弟们耗费,只要他们乖乖的,往后也好安置,反正世界这么大,愿意祸害就去吧!

    不愿意也无妨,几代侄孙的富贵他也不是给不起,只要定下了规矩就好,总比所有人都盯着这一把龙椅要强的多。

    ………………………………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