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漂泊不定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回到屋内常洛华睡得正香,朱标本来还想着带她出去走走,莫名的自己也犯懒了,上早朝苦啊,天天四五点就要起,这还是因为他住在宫里,否则还得再早一个时辰。

    说实话,早朝的作用其实并不大,朱标严重怀疑老朱同志就是为了折腾自己的大臣们,不想让他们搂着娇妻美妾睡个舒坦,左右他自己精力旺盛,不工作浑身难受。

    其实按照朱标的观察,皇帝每天的政务只需要见见中书省的几个官员或者六部尚书就可以了,朝廷运转的体制相当完备,若无突发事件,隔个十天八天上朝总结一下工作就行了,反正平时主要的政务也不是在早朝谈论,往来的奏章才是关键。

    朱标轻轻躺在自己太子妃身边,随手拿起一旁的小扇子给她扇风,入夏了天气炎热,本应该在屋里摆上冰鉴,可又怕常洛华受凉就没摆,她睡觉的时候又不喜欢宫女在旁伺候,所以这会儿睡的都有些冒汗了。

    朱标不知不觉的也就睡过去了,渐渐的日头西垂,宫里的小夫妻睡的正熟,可宫外确实一片肃杀,大理寺和亲军都尉府的差役宛如豺狼虎豹,一朝之间原本的达官显贵之家只余下了被贴上封条的大门。

    原本的老爷夫人们各个哀嚎哭丧,贵公子和千金小姐们也都沦为了阶下囚,脱下锦衣华服再不负显贵之色,原来他们跌下凡尘也不过是个庸人罢了………

    第二天一早朱标才醒来,坐起身揉了揉眼睛,原本只是打算眯一会儿,没想到竟然睡到了这个时候,起身洗漱用膳,准备去上早朝,刚用了半碗粥就进来禀报道:“爷,圣上穿口谕这几日不用您去上早朝了。”

    刘瑾的脸色有些沉重,昨日出了事今日就不让殿下去上朝了,这可不是好消息,刘瑾耳边仿佛响起了一群人的奚落,太子爷不是就仗着圣上的宠爱么,如今怎么样了?

    朱标则是颇为欢喜的点点头,不上朝好啊,干什么不比在那当个柱子强,何况最近他的事确实要多起来了,能多出一部分时间再好不过。

    前元摄帝师得见一见,乌思藏是必然要好好安抚的,还有过两日傅友德也该压送明升到京城了,这出城受降册封等事宜也得他来做,其余杂七杂八的事情就更多了。

    朱标放下筷子看了看刘瑾的脸色笑道:“外人不清楚什么情况你还不清楚了?”

    刘瑾赶忙扬起笑脸,没道理大清早的坏了自家爷的心情:“爷,奴婢就是不想让外人多嘴,他们不清楚但他们嘴碎得很,都是一群什么东西,也配谈论爷的事情。”

    朱标笑着摇摇头,有些人不是不清楚,只不过是为了糊弄自己罢了,明眼人都知道皇帝这么做只是不想让太子再跟这几日的事情再扯上关系,毕竟杀戮过重有伤天和,又或者是怕太子再替犯官求情,总之不会为了敲打太子殿下。

    这就是朱元璋花费十余年表达出来的态度,嫡长子朱标必然是这座江山的接班人,这已经是天下所共知的事情了,昨日那点儿小事焉能动摇国本。

    朱标起身走向文华殿:“这次之后京中应该空出不少宅院了吧,我记得有不少是朝廷赐下的,你去挑三座好的。”

    刘瑾躬身应诺,然后跟朱标身后说道:“是给三位王爷准备的吧,是否有些小了,毕竟大多都是文官的宅邸……”

    这京中除非是世家豪门出身的文官儿,否则没有一个敢住大房子的,皇帝可都死死的盯着呢,前两年就有一个工部侍郎搬进了一个三进三出的大宅院,第二天就被老朱叫进宫斥问他哪里来的钱,那家伙自然回答不上,然后就被活活杖毙了。

    那时候老朱还挺喜欢在城中微服私访,经常突然到某个大臣家中,若是真的清贫那就有赏,钱财粮米,甚至大宅院也不是没送过,比如那个工部尚书贡献出来的那座。

    若是骄奢淫逸直接拿下,下场也不用多说,所以文官们住的大多都不好,不太适合让三位亲王住进去。

    要知道,按照礼部的规定,亲王府邸要修建在封地,东西阔一百五十丈二寸二分,南北长一百九十七丈二寸五分,再加上一些门面建设,朱标算了算,占地面积差不多是33万平方米,至于内部建筑的规格跟皇宫大体类似,这当然是老朱同志亲自定下的。

    朱标其实感觉有些过大了,就是后世的那座北京故宫占地面积也才72万平方米,这哪里是亲王府,分明是王宫,可老朱对此颇为坚定,朱标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人家当老子的愿意给儿子建王宫,他还能就地打滚不成?

    不过现在朝廷肯定是建不起的,估计是要等他们就藩前两年开始,现在要么老老实实住在宫里,要么就只能在京中凑合了,朱标是没钱给他们弄个大院子了。

    到了文华殿后朱标拆开新送开的信件,第一封就是汤鼎的,他已经正式成为海盗了,目前游荡在南海诸岛,招收了不少他国的人,靠着靖海侯吴祯的配和打出了些许的名气,还有不少倭寇跟他联系,希望能携手劫掠沿海。

    朱标看了会儿感觉颇有意趣,若是他投胎到了普通人家,肯定是不敢给老朱当官儿的,多半会出海当海贼吧,或许每个男孩都渴望过大海上的自由,在无边的大海上肆意劫掠。

    只不过朱标如今的身份,别说去当海贼王了,就是正常出海航行都不可能,稍有风险的事情他都不能做,他的命关系到太多太多,早已不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了。

    朱标写了一些安抚的话,汤鼎从公侯之子变成一个海盗,这个牺牲不可谓不大,朱标也不吝啬赞美的话语,这种漂泊在外的人,最需要的就是安心和羁绊,若是时时刻刻就想着自己可能变成弃子,那他们还有什么心思做事。

    足足写了三页信纸朱标才停笔,给自家太子妃写家书他都没这么肉麻过,刘瑾接过密封好,这信送到汤鼎手中估计得要两个月的功夫,毕竟他们现在是海贼,漂泊无定。

    ……………………………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