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琐事繁重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朱标走入文华殿径直坐下,蓝玉则是有些纠结,不知道是老实的站着还是痛快的跪下,实在是这一会殿下对他太好,都快忘了是来挨骂的。

    刘瑾在旁瞧了眼朱标的脸色,然后痛快的领着蓝玉在下方坐下,还上了一杯茶水,之后就领着伺候的宫女们退了下去。

    殿内沉静片刻,蓝玉当先开口道:“末将无颜再来拜见殿下,只求能战死沙场为国尽忠,不负这一身热血!”

    朱标缓缓摇头:“蓝玉,本宫叫你来不是要让你去死,当初让你去当城门将也是想要磨磨你的性子,往后是要有大任于你,只可惜你终究是静不下心。”

    蓝玉眼睛一红,这他是知晓的,圣上和殿下若真的放弃了他,那就不会是让他留在京城守门,而应该是随手打发到边疆,就当是废物利用。

    可他的心确实静不下来,刚开始的几个月还好,那些曾经的同僚也都敬着,而今都快两年了,身边除了几个过命的狐朋狗友,其余的人都态度冷淡了下去,甚至还有人背后笑他蓝玉再也风光不起来了。

    当然一群小人也不算什么,但他更受不了自己眼睁睁的看着傅友德李文忠等人叱咤风云,在属于他的舞台上大放异彩,蓝玉永远忘不了上个月傅友德凯旋时的场景,所有人都骑着高头大马,而他却只能退避在城门旁边,都不好意思上前打个招呼……

    “末将愧对殿下栽培之恩……”

    蓝玉还想说什么,朱标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冷淡的说道:“那些没有用的话就不必再说了,本宫也听倦了,你只需要记住,再犯事没人会保你,东宫不缺你一个蓝玉。”

    蓝玉神情一滞,看着太子殿下那熟悉的面孔,突然感受到了陌生,一阵寒意突然袭来,哪怕是当初犯了事,朱标亲自去他府上训斥的时候他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难道太子要把他踢出东宫一系吗?

    蓝玉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话,他也清楚自己的信誉早就用光了,肆意妄为这么多年,终于要受到报应了吗?

    朱标面色平淡的看着慌乱的蓝玉,眼神中没有一丝感情,仿佛就是在看一块石头,而不是自己曾经的心腹爱将。

    大殿内又寂静了下来,蓝玉手足无措,猛然回想起自己年幼之时,父母早亡,姐姐又跟人定下婚约,那时候他害怕的整夜睡不着觉,就想着姐姐要是不管他直接就走了,那他该怎么活下去,也跟那些孤儿一样在村里乞讨要饭吗?

    就在这时候刘瑾进来禀报道:“太子妃求见。”

    朱标闻言点点头:“请进来吧。”

    不一会儿常洛华就领着一群宫女婆子们走了进来,蓝玉打起精神站起身看了看自己外甥女,说起来也有舅甥俩也有两年多没见过面了。

    常洛华头戴金钗玉坠,身着金银丝鸾鸟朝凤群,被众星捧月般的护送进殿,蓝玉看的欣喜,这个外甥女自小长得就像姐姐,而常茂就是像姐夫,所以蓝玉疼爱她更甚于外甥。

    常洛华先是朝着自己夫君行礼,然后才转过身看着自己的嫡亲舅舅说道:“舅舅身体可还安好,平日里还是要少喝些酒。”

    蓝玉怔怔的看好几眼外甥女才反应过来要行礼:“末将蓝玉参见太子妃殿下。”

    常洛华让身边的宫女去搀扶起舅舅,然后转身对朱标说道:“母后又派人送来不少补品,东宫库里都放不下了,臣妾打算送出去一些,特来向殿下请示。”

    朱标自然清楚常洛华是为什么来的,不过也没说什么:“来往迎送自然是太子妃看着处理,往后不必请示了,不过你有了身孕,还是不要太操劳了。”

    常洛华又说了几句,然后就退下了,蓝玉想跟外甥女说几句又自知没有那个体面,整个人精气神顿衰,昨日还英气勃发的蓝大将军又蔫了起来。

    朱标则是公事公办的样子直接吩咐道:“沐英也快回来了,你既然不想当城门守将,那就跟沐英去扫荡山匪水寇吧。”

    蓝玉躬身应诺,这时候外面急急忙忙的走进来一个太监:“奴婢参见太子殿下,圣上急召殿下上朝觐见。”

    朱标站起身就往外走,蓝玉也急忙请辞告退,朱标随口说道:“去见见太子妃吧,也有年头没见了,往后说不定也见不到了。”

    刘瑾一听就没有跟上朱标,而是笑呵呵的留在了蓝玉身边,等朱标走远后刘瑾一伸手:“请吧,蓝大将军,奴婢也是真好奇,您还有没有机会再进东宫了。”

    蓝玉呼出一口气:“自然是有的,你这狗东西往后还得叫咱国公爷。”

    刘瑾也不以为意,他知道蓝玉的性子要是真的能改过来,一个国公还是没问题的,随后引领着蓝玉就到了承乾殿见太子妃。

    而朱标这时候则是踏入了奉天殿的大门,里面的争论之声此起彼伏,几个御史跪在地上但腰杆挺直,仿佛跪着的是别人一般。

    随着朱标的步伐,殿内渐渐的安静了下来,都默默的朝着太子避让施礼,朱标含笑越过最前方的御史们然后朝着高高在上的皇帝跪拜行礼:“儿臣参见父皇,吾皇万岁。”

    朱元璋神情凝重的点点头:“太子起身吧,阎爱卿给太子讲讲出了什么事吧。”

    大理寺卿阎东来高声应诺,然后就严肃的把刘春违法乱纪之事讲了出来,随着他话音落下,众臣的争论之声又响了起来。

    阎东来则是接着气氛高声说道:“礼义廉耻乃是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刘春不过区区县令,就敢违背律法欺压良善,如此之人若是不加以严惩,如何震慑其余的贪官污吏!”

    吏部尚书皱眉说道:“李春乃是先义惠侯之子,于国于君都有大恩,其子有些小罪也当宽免,罢官去职送回凤阳让义惠侯自行管教就是了。”

    户部尚书也是附和道:“圣上早年就曾下旨说过,要善待刘氏子孙,而今你等却要处死刘春,圣上金口玉言岂能有误?”

    …………………………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