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文死谏

作品:《大明第一太子

    跪在地上的御史中丞韩琦沉声说道:“圣上已经厚待义惠侯了,其嫡长子如今袭爵守陵,天家逢年过节也都有赏赐,而这个刘春罪大恶极岂能托庇于先人恩惠之下!”

    胡惟庸拱手说道:“刘春有罪理当惩戒,不过念其年幼无知,以及先义惠侯的份上,不如杖责五十放归乡里吧。”

    通政使司陈佑宗瞧了眼太子殿下的背影上前说道:“刘春年逾三旬可不算小了,胡相说的未免太轻了,刘春仗势欺人欺压良善致死十余百姓,更何况有殴打钦差大臣之最,微臣以为理当问斩!”

    吉安侯陆仲反驳道:“斩首太过了吧,到底是义惠侯之弟!”

    韩琦冷哼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区区侯爵之弟,难不成吉安侯认为勋贵子弟就可以不受国朝律法的约束了吗?”

    胡惟庸默默的看了眼韩琦,没想到走了个钱唐还有韩琦这头倔驴,然后又看了眼户部尚书,双方一对眼就明白了。

    户部尚书袖袍下的手指微动,一旁的户部侍郎立刻指着韩琦呵斥道:“那你将圣上至于何地?韩中丞难道就不能替圣上考虑一下吗,刘春一死让天下人如何看待皇家,难道你想让圣上背负忘恩负义之名吗?”

    “放肆!”

    “大胆,竟敢口出狂言,还不跪下请罪!”

    户部侍郎说完后立刻就收到了狂风暴雨般的洗礼,痛快的跪倒在地狠狠的磕了几个头:“圣上容禀,微臣一心为公,刘春事小,皇家名誉为重啊,中丞韩琦和大理寺卿阎东来皆是唯恐天下不乱之徒,位居庙堂却不知为君分忧,只想着以直邀名,臣请圣上诛此二僚!”

    上位的朱元璋依旧是沉着脸没有出声,阎东来则是从容的下跪辩驳道:“秉公执法焉能有错处,李侍郎所言荒谬至极,刘春既然有罪那就应该依律严惩,天下百姓闻此只会叫好,若是放纵刘春才会给圣上的脸面抹黑才会给皇家给朝廷的脸上抹黑!”

    韩琦也接话道:“不杀刘春国法难容,若因其祖上有功就法外开恩,那么就将失信于民,久而久之国朝律法还有何威严?诛杀刘春利国利民,请圣上慎思!”

    朱元璋狠狠的一拍御案厉声说道:“先义惠侯有大恩于咱,而今咱成了皇帝难道连恩人的血脉都保不住了吗?尔等食君之禄就该忠君之事,杀了刘春,你们让咱百年之后有何颜面去见恩人?”

    天子之怒宛如泰山压顶,文武百官尽皆跪地磕头:“臣等有罪,请圣上息怒。”

    朱元璋喘着粗气仿佛这口怒火已经隐忍了很久:“尔等这是目无纲常藐视君王,分明是要让咱留骂名于世,朕是不是说过,刘家子孙安享富贵,与大明同休,你们当中就是有人把咱命令不当回事,好啊,来人把韩琦阎东来陈佑宗等人压出去斩首示众!”

    此话一出朝堂上又有不少人求情,就连胡惟庸都劝道:“圣上息怒,韩中丞等人虽有错处,但罪不至死,还请圣上宽免一二吧。”

    听着众人的求情之音,韩老夫子面不改色,恭敬的磕了个头后起身说道:“自古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就是要死,臣也还是那句话,刘春罪大恶极,理当诛杀以正国朝律法!”

    朱元璋双目仿佛喷出了火焰,文武百官各个战战兢兢,太久没有见过圣上如此大怒了,唯有胡惟庸几人默默的看了眼太子殿下的背影,阎东来陈佑宗都是太子一手提拔的,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就这么被斩首。

    而往深了想,这件事明明无需惊动太子殿下,为何圣上要特意把殿下叫来,为何刚才明明还置身事外的陈佑宗一见太子殿下来了就开始上奏诛杀刘春………

    胡惟庸微微一叹,大理寺卿和通政使司这两个职位都是重中之重,他这么可能不想拿下,可惜太子殿下来了。

    朱标默默的听着各种人的言论,他记得其中有几个人还在上奏请求诛杀韩琦陈佑宗等人,这会儿却又开始替他们求情了,不得不说朝堂节奏变化之快,真是敌友难分。

    朱元璋的雷霆之怒自然没有结束,不一会儿就有持刀甲士进殿拿下了韩琦陈佑宗等人,还有不少御史言官还在顶着老朱的怒火上奏要严惩刘春。

    朱标看时候差不多了上前一步哽咽道:“父皇容禀,韩中丞等人一心为国,言辞就算有些许不当之处,也不至于死罪,儿臣跪求父皇广开天恩,若父皇不愿息怒,儿臣愿替他们受罚。”

    朱元璋怒不可遏:“太子,你是在威胁朕,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皇吗?先义惠侯安葬了你皇祖考妣,难道这个恩情你敢不认吗?”

    朱标流泪摇头:“儿臣不敢,先义惠侯之大恩大德儿臣铭感五内,可国朝律法纲常也得维护,刘春确实犯罪了,哪怕不治其罪也不该牵连其他忠诚敢言的官员啊,儿臣请父皇三思。”

    朱元璋大声暴喝道:“来人,将太子拖下去重大五十大板!”

    此话一出哪里还有人敢站着,奉天殿内外官员宫女太监甚至那几个甲士都惶恐的跪倒在地:“圣上息怒,太子殿下国之根本,焉能动刑,臣等愿代太子殿下受罚,求圣上开恩!”

    “圣上不可,太子殿下乃是我大明储君啊,君辱臣死,臣等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储君受罚,圣上请先诛我等!”

    “圣上息怒,太子殿下仁德忠厚之名天下赞颂,怎么可能有意冲撞,这定是御史中丞韩琦等人的挑唆,臣等请诛韩琦!”

    韩老夫子倔强的昂起头:“圣上微臣死不足惜,但死前绝不能坐视国之储君受辱,何况臣认为殿下无罪,而是圣上错了,先义惠侯之恩德圣上已经报答,一介白身直入公侯且封妻荫子,谁能说圣上忘恩负义。”

    “如今其子不知安享富贵,仗着祖上荫德祸乱一方欺压良善,焉能不杀以正律法,常言道文死谏武死战国安之,君将拒谏言则忠勇散,善恶若同则功臣倦,如此之理圣上怎会不懂,还请圣上诛杀刘春以正肃清贪腐之风!”

    …………………………

    喜欢大明第一太子